白鹤晓

日常辣鸡图产出
一人乐
很好调戏
凹凸是珍宝

短短短的渣文【小学生文笔

    常笙一踏出店门,就踩到一坨软绵绵的东西。
    他以为又是谁把垃圾丢在了门口,刚想表达一下自己对这种事的愤怒,仔细一看却发现不是垃圾,是个身材瘦削的男人。
    常笙蹲下身,犹豫了一下,还是动手把趴着的男人翻过来,仔细打量了一番。
    总的来说是个很帅的男人,薄唇,高鼻梁,脸色苍白,一副营养不良的感觉。眼睛紧闭,不过不难猜出睁开后一定能勾搭到不少妹子。眼底有很重的黑眼圈。
    说不定是作家。常笙想。
    然后常笙就把男人拖回了店里。堵着门口会影响生意的。
    才不是因为他长得帅呢。
    把男人拖回自己房间,往床上一扔,常笙双手叉腰脸色潮红的喘着粗气。
    看起来那么瘦怎么能这么重啊(╯°Д°)╯︵ ┻━┻!!
    喘了一会儿,常笙看了看钟,发现时间也不早了,看男人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的样子,就出门准备营业了。

    谭柘泉刚睁开眼,一阵面香扑鼻而来,空虚了几天的胃比大脑先一步清醒了。
    “醒了?正好,看你像是饿晕的,我做了碗面,来吃吧?”
    谭柘泉撑起身体,目光顺着声音看向了刚进来的常笙。
    看着也就十八九的年纪,穿着再普通不过的T恤和牛仔裤,一双黑眸清澈见底,微微带着笑意。手里端着碗看上去就十分诱人的黄澄澄的面,上面还玛着几块厚实的牛肉。
    ……食物!!!
    这个词对于饿了几天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救赎,没等常笙说下一句话,谭柘泉立马跳下床,几乎算得上是抢的接过了这碗面,转眼间面就少了三分之一。
    常笙表示对这种速度叹为观止,见男人吃的那么急,又倒了杯水给他,忍不住劝道:“慢点吃,没人和你抢,你要是噎死在这我就不好交代了。”
    谭柘泉现在肚子里有点东西了,虽然速度依旧不慢,不过比起刚刚饿死鬼投胎的架势已经正常很多了。
    “抱歉给你添麻烦了。我叫谭柘泉,这几天在家赶稿一直没时间吃饭,没想到竟然会饿晕…”
    “麻烦倒说不上…你说赶稿?你是作家吗?”常笙问。
    “可以这么说吧,不过我是在杂志上连载的那种,所以自由程度上不像一般的作家那样。”
    “那不是也很厉害了嘛。”虽然一直听说像作家这种职业的人生活都极其不规律,但直接饿晕的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    常笙见谭柘泉吃完了,就开始收拾,谭柘泉原本想帮忙的,但被拒绝了。
    “不管怎么说都要好好吃饭啊。我先出去了,你想待到多晚都可以,要走的话也不用和我说啦,待会人一多估计我也听不到……”说着就准备出去了。
    “啊…那个…稍等一下!”谭柘泉稍显局促的叫住了常笙。
    “怎么了?”
    “嗯…没什么大事,就是…还不知道你叫什么。”谭柘泉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脸。
    常笙愣了半秒,才反应过来忘记自我介绍了。“我都忘了!”绽开一抹明媚的笑颜,“我叫常笙,是这家面馆的老板!”
    然后他发现谭柘泉的脸可以的红了。

    从那天起谭柘泉就再也不愁没饭吃了,他几乎每天都会去常笙店里,常笙有空就和他聊聊天,没空就一个人安静的在房间里写他的稿。
    常笙也不把他当外人,时不时让谭柘泉帮点小忙,过后就开小灶做饭给他吃。
    毕竟不能顿顿吃年嘛。
    一来二去,两人对彼此的那些个情况都摸的差不多了。
    比如常笙知道了谭柘泉一个人就住在楼上,所以天天跑来也不嫌累;比如谭柘泉知道了常笙已经二十二大学都毕业了,虽然当时死活不肯相信;又比如都知道了彼此都是单身狗这件事。
   

    常笙已经习惯了每次多做一个人的饭这件事。
    所以当谭柘泉连着两天都没来的时候,常笙表示——饭总是吃不完不开心!
    趁着店里人少,常笙装好刚出锅的面,和他妈打了声招呼,踏上了通往楼上的电梯。
    602……是这里没记错吧?
    常笙不是特别确定,因为谭柘泉提起的时候他正好忙得脚不着地,自然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。
   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确定一下的时候,眼前的门就“刷”的一声打开了。
    常笙吓了一跳,只见一个身材火辣、女王气质的成熟女性正准备离开。她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常笙,愣了一会儿,然后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他一番,最后目光停在了常笙手里的饭盒上。
    她一挑眉,脸上带着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“你是常笙吧?谭柘泉在里面,我帮你叫他。”
    “哎?那就麻烦你了…”不过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叫什么的?
    “你等一下啊。”深吸一口气,“谭柘泉!你家亲爱的来看你了!”
    常笙:What?!

    “湘姐你别乱说我我哪来什么亲爱的…”谭柘泉听到这声狮子吼急急忙忙的跑出来,只见常笙一脸大写的懵逼,手里提着个饭盒,一看就是来送饭的,而白湘则一副女流氓的架势斜靠在门框上调戏常笙。
    “常笙?你怎么在这儿?!”谭柘泉上前一把将常笙从白湘的魔爪中解救出来。
    “我看你几天没来怕你饿死在家里,正好店里比较闲我就来看看…”说完,略不自在的看了眼白湘,“这位是…?”
    “白湘。这家伙的责编,我过来催稿子的。和他一样叫我湘姐就可以了。”这家伙指的当然就是谭柘泉。
    “啊…湘姐好。”
    “哎哟真可爱,搞得我都想吃吃嫩草了。”白湘捏了把常笙的脸,谭柘泉只能再一次上前救人。
    “开玩笑的,姐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,下次有机会再慢慢聊吧,拜拜。”说完,踩着双十多公分的高跟鞋“蹬蹬蹬”的就走了。
    直到白湘霸气侧漏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,谭柘泉才赶忙把常笙拉进屋。
    屋里的情况出乎常笙意料,不是他想象中的垃圾成堆、东西乱放,反而处处体现出屋主的整洁优雅。
    总之不想单身狗的住处。
    “随便坐吧,我去拿点喝的,你喜欢喝什么?”
    “橙汁吧。”

    把水递给了常笙后,谭柘泉也坐了下来,他打开常笙带来的饭盒,发现里面是他最喜欢吃的牛肉面,立马拿起筷子开吃。
    “你不会又两天没吃饭吧?饿成这样怎么不下来吃饭?”常笙看的好笑,这情况怎么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么像呢,只不过地点从店里变成了谭柘泉家里。
    “这几天截稿,我还拖着挺多没交的,结果湘姐直接杀到我家堵着我写,连我手机都收了…”
谭柘泉塞了几口面,肚子里有了底,速度就慢了下来,有空说话了。“她每天都待到很晚才走,我怕大晚上的吵到你,一直没机会和你说。”
    “湘姐也没做点什么给你吃?你就这么饿了两天?!”常笙很震惊,难怪谭柘泉和饿死鬼投胎一样。
    “你看她像是会做饭的人吗…不过她也有叫外卖,但没你做得好吃我就没什么胃口,吃的很少。”喝完最后一口汤,谭柘泉轻轻打了个嗝。
    果然还是常笙做得东西最合自己胃口了。
    “作家还真是…很辛苦啊。”
    “我倒觉得还好,毕竟我是因为喜欢才做的,所以没觉得有多累。”
    常笙皱着眉,灵光一闪,道:“要不这样,以后你快截稿旳那几天,饭就我给你送吧,你就专心写你的。”
    谭柘泉一愣,没想到常笙会说出这种话来,忙道:“不用了,这样太麻烦你了。”
    “不麻烦啦,反正也要不了多少时间。总是不好好吃饭身体可是会垮的。”
    谭柘泉推脱了几次,最终还是没抵住美食的诱惑。
    “那就…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 谭柘泉和常笙现在好到能穿一条裤子,常笙他妈也把已经把谭柘泉当半个儿子看。
    相处的越久,谭柘泉越觉得常笙是个十分开朗阳光的人,基本没见过他因为什么事皱眉。所以常笙沉默的久了,谭柘泉就觉得不对劲。
    绝对有发生了什么事。在看到常笙无知无绝的把平时看都不会看的葱塞进嘴里的时候,谭柘泉更加确定了这个念头。
    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想了想,为了避免常笙把调味用的香料都吃进去,谭柘泉觉得还是问一下比较好。
    “哎?”常笙正想的出神,谭柘泉突然这么一问,他一时还没想好要怎么答。
    他下意识的咬着筷子,这是他为难的表现。谭柘泉也不催他,等他整理好思路。
    “是有件事要和你说…就是…你知道我爸在邻市工作,他在那边买了套房,然后还租了间店…”剩下的话常笙没说出口。
    不过即使不说谭柘泉也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。
    “…什么时候走?”即使邻市,想要见一面恐怕也不方便了。
    一想到这,谭柘泉的心里就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,至于为什么不舒服,他也不知道。
    “…现在在转让,等卖出去以后就要走吧。”所以像现在这样一起吃饭闲聊的时间…不多了。
    常笙似乎也有这种感觉,两人一时之间都沉默了,吃了有史以来最安静的一顿饭。

    常笙家的店所在的地段非常好,转让的告示贴出去没多久就有人来联系,算上办手续等等杂七杂八的时间,离真正搬走还有一星期。
    这一星期,常笙和谭柘泉过得异常平淡。现在店里转让,常笙连生意都不用做,有时就在谭柘泉家里待个一整天,时不时和谭柘泉出去晃悠一圈。
    两人都默契的不提常笙要走的事。
    直到搬家的那天早上,常笙在谭柘泉门口维持这敲门的姿势站了很长一段时间,但最终没有敲下去,只是默默的下楼,坐上了开往邻市的车。
    谭柘泉坐在沙发上,一直看着墙上的钟,他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,他也直到是常笙,但他也没有去开门,一直到常笙走了很久,都没有动。

    常笙走了十天,谭柘泉就吃了十天外卖。
    这期间他也尝试过自己做饭,到但好像他天生没有点做饭这项技能,最后他的尝试以邻居叫来火警告终。
    谭柘泉坐在电脑面前,眼前是一片空白的文档。
   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快两小时了。
    即使邻近截稿,但他还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。
    仿佛灵感都随着随着常笙跑到邻市去了。
    放弃一般的关掉电脑,谭柘泉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,最终也只找到了两瓶过期了的牛奶和半包饼干。
    又只能叫外卖了吗…真的是很想常笙做的牛肉面啊。
    就在谭柘泉拿起电话准备叫外卖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    本以为是白湘来催稿的,结果门外的人让他大吃一惊。
    “常、常笙?你怎么来了?!”这是太过惊讶以至于有点结巴的谭柘泉。
    “有那么惊讶嘛…搬过去之后生意不好做啦,而且我妈搓麻将都找不到人了,她不乐意就闹着回来,所以又在附近…呜哇干什么?!”这是突然被抱住的常笙。
    谭柘泉没说话,只是静静的抱着常笙。
    常笙在短暂的惊讶过后,伸手安抚性的摸了摸谭柘泉的背。
 

 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 “欢迎回来。”

    END

评论

热度(2)